10_Flemington

生前疯癫,死后颖异

中举

  我与范进是旧识。这天我又两袖清风地来他家,迎面逢上他的“糟糠之妻”,他神色不悦,颇有对我不忿之意。

  我便打拱,寒暄:“范兄在家?”

  “当然!他整日忙着读书,甚么四书,五经,都读的娴熟。您倒是闲……”

  我不辩,摇摇摆摆荡开袖子进了屋。这很拂了礼教,但我既然是闲散浪客,就不在意。

  范进麻布直裰,衣服朽烂,脚上的鞋几乎透了底儿。我见刚刚那妇人衣裳倒还干净,皱眉问道:“为妻却亏待丈夫?这不是三从四德之道……”

  我自然不信劳什子“三从四德”五的六的,只是想探探范兄。他胡须比昨年还花白,连忙道:

 ...

2018-12-01

© 10_Flemingt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