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_Flemington

写手,“弗朗明顿”,称呼小明或阿明。

调查问卷

1.你的笔名是?说说笔名的来源吧

10_Flemington,弗朗明顿。来源于我最喜欢的一首后摇《Flemington》

2.当写手多久了?

如果小学时写的段子也能算数……五年。

3.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?

完整篇章十六章每章约两千五(全部坑文),加上手稿杂记大约八万

4.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?现在呢?

因为希望能写出自己喜爱的故事,倾诉衷肠(滑稽)。现在的想法依然朴素,自写自嗨,幸得几个朋友也挺好。

5.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?

五年级左右写南北组的段子(滑稽)

6.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?

在早一点找不到,两年前的看起来有一点意思。(沉思)我需要反省一下为什么白活了两年。

7.现在主要写同人...

2019-11-04

饥荒(古风 无cp 悲剧 很短篇)

小小地控诉一下天灾人祸造成的惨剧

没有什么打动人的情节(挠头)

背景古代。重发,修改了若干bug

  飞雪,落在肩头、斗笠上,纷飞无际。近处的如刀割着面孔,远处的乱舞不定。
  瑞雪兆丰年。从来如此,便对么?不是。书生猜枯黄的麦苗活不过隆冬。
  事实确实这样。雪下了三日左右,他拨开地上雪,地面的枯草显出被啃啮的痕迹。
  吃草的不是牲畜,是人。大灾荒的年头,人需得和牲畜争草吃。幸好他胸前尚揣着一些银钱,若省吃俭用,暂时不必吃草。
  一路全凭几两家底逃至此处,惨然景象所见不少,可只限于人吃草。洛阳。前面是洛阳……向东逃荒的人可是被拦在门...

2019-10-01

中举

  我与范进是旧识。这天我又两袖清风地来他家,迎面逢上他的“糟糠之妻”,他神色不悦,颇有对我不忿之意。

  我便打拱,寒暄:“范兄在家?”

  “当然!他整日忙着读书,甚么四书,五经,都读的娴熟。您倒是闲……”

  我不辩,摇摇摆摆荡开袖子进了屋。这很拂了礼教,但我既然是闲散浪客,就不在意。

  范进麻布直裰,衣服朽烂,脚上的鞋几乎透了底儿。我见刚刚那妇人衣裳倒还干净,皱眉问道:“为妻却亏待丈夫?这不是三从四德之道……”

  我自然不信劳什子“三从四德”五的六的,只是想探探范兄。他胡须比昨年还花白,连忙道:

 ...

2018-12-01

© 10_Flemington | Powered by LOFTER